举案齐眉

楚衍。

我的理发师好像是基佬怎么办在线等

笑死我了。

iloveyou:

1.

一般来说酒吞是不会到外面去剪头的。

他当然有自己的理发师,可是人家都打电话过来说家里人生病实在来不了了,酒吞也不好强迫,眼看明天就要出席活动,理发师给他发了一个地址:“找了个朋友帮忙,你到了那里找Tony老师。”

酒吞看到“Tony老师”的时候愣了一下。

“欢迎光临罗生门美容美发。”一头杀马特白毛的对方把酒吞按在椅子上,“您想要什么发型?”

酒吞想想明天是个重要的典礼:“醒目突出一点的,你看着办吧,我先睡一会儿。”

等醒过来的时候酒吞觉得世界都变了。

“为什么……”他摸了摸自己直立起来的发型,确定是硬的,“给我染成红色就算了,你这都违反万有引力了吧!”

“很醒目啊!”白毛没有一点自觉,“而且您这样特别帅气!!”

“不是,Tony老师……”酒吞还是试图反抗。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茨木就好了。”

“行吧,茨木老师……”酒吞指向自己的额头,“别的我也不计较了,但我眉毛呢????”

“这不是很好看嘛?!”

他的理发师明明是个只留短发的普通青年,为什么会有这种审美清奇的朋友啊!

酒吞眼看也没有反悔的余地,叹了口气:“算了,多少钱?”

茨木说:“不用啦,你给个成本费就好了、”

“成本费?”

于是酒吞付了十瓶发胶钱。





2.

第二天的典礼上酒吞引起了小型的骚动。

被人注意倒是很好的,但是转身时头发把同公司女演员脸上的粉给扫下来就不太好了。尤其是女演员红叶回去补妆时还非常好心地借给了酒吞一支眉笔。

酒吞黑着脸说:“不用了。”

红叶收回了自己资生堂六角眉笔:“难道你觉得挺好看的?”

酒吞不能说他不会画眉毛,他只好说:“我抵制日货不行啊。”

红叶:“……”



所以茨木见到酒吞时,对方的脸色不太好。

“怎么了?”茨木问,“是不是要我重新搞个发型?不用客气!”

“……”酒吞说,“发胶太厚了,家里洗不掉。”

已经半夜,洗头小弟已经回去休息了,只好由茨木代劳。他一边洗一边问酒吞:“你今天活动怎么样,大家是不是都夸你很帅,发型也很帅?”

酒吞正想说妈个鸡丑成了全场焦点,行走的火焰喷射机,就听到茨木继续叨叨:“我从小就想当理发师,第一次给人剪头发的时候那个人说我剪得丑,气得我把他打死了。”

酒吞:“……怎么打死的?!”

茨木满不在乎地把沾满泡沫的手摊开,一副无辜的样子:“就打了他几拳就死了啊。”

过了一分钟,茨木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酒吞看了一眼茨木脚上隐约的纹身,心想还是不要得罪黑道杀人犯比较好,只好和颜悦色地对他的铁拳无敌杀人不眨眼理发师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给我设计的发型特别帅。”

茨木惊喜地睁大眼睛:“真的吗?”

“真的,宇宙无敌帅。”

茨木好一会儿没说话,酒吞正想着是不是自己撒谎的姿势太浮夸,就听到茨木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太感动了,第一次有人这么欣赏我的艺术……”

酒吞:“……”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茨木童子的挚友了!给你做头发不收钱!”茨木豪迈地一拍桌子,奈何没有桌子,溅起的水花全进了酒吞的眼睛。

酒吞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哦对了,继续跟你说我杀的那个人……”

“不必了吧……”

“结果那人不服气,复活后又跑到游戏里偷袭杀了我好几次。”茨木继续洗头,“卑鄙啊!”



3.

又来找茨木的时候酒吞有点不好意思。

“麻烦你了。”他对茨木说,“我老板说我上次的发型很酷,让我这次表演也做那个发型,我的理发师这次又有事……”

“不要这么客气!”茨木看起来很开心,“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

面对这样的热情总是不好意思反驳的,坐下来酒吞拿出手机,茨木看了一眼:“刷微博啊?”

“嗯。”酒吞说,“最近我都上得少了,老是有个神经病评论我……”

“什么?”

“一直给我评论转发,语气特别夸张。”酒吞皱了皱眉,“就这种,震惊了!大江山鬼王居然……”

剩下的内容隐藏在图片里,酒吞点开继续念:“有八块腹肌,帅到无与伦比!”

茨木说:“没有错啊,你就是这样的。”

酒吞看了茨木一眼:“其实只有六块,多的两块是修图师P出来的。”

茨木:“……”

茨木沮丧地给酒吞上完发胶后,看了几眼镜子里的酒吞,总算笑了起来:“挚友果然很英俊,就算只有六块腹肌也不影响!”

酒吞:“能不能不要加后半句!”



回去以后酒吞心血来潮发了张自拍,果然秒收到评论:“太完美了!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酒吞心想,虽然还是很诡异,但是出乎意料没那么讨厌了。

可能是现实中也有个人老这么说话,已经习惯了。



3.

酒吞打电话给茨木。

茨木有些惊讶:“凌晨两点要做头发?”

“不是。”酒吞说,“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造型师,之前那个跳槽去了我们的对头公司,还把人都拉走了。”

“大天狗离职了?”茨木有些生气,“他也不跟我说一声,让我去游戏里杀他几轮给你解气!”

“不用。”酒吞说,“咳,其实也不是很生气。你要来上班吗?”

“我明天就来。”茨木回他,“只有这件事吗?”

酒吞想想:“在公司里不要那么夸张地说我,比如xxx算什么不如你的十分之一这种话。”

“这不是夸张。”茨木正色道,“我只是比较诚实而已。”

酒吞:“那请你虚伪一点吧。”



红叶看到茨木时,有些怀疑地问酒吞:“这就是那个你说的,暗恋你的基佬?我怎么看不出来。”

酒吞说:“你不懂,他对我特别好,好到已经不正常了。”

“哪里不正常?”红叶问。

“比如他给我做头发,”酒吞举例,“从来不给我推荐办卡。”

红叶:“果然有问题。”



4.

酒吞努力了很久想要拒绝茨木。

“我是一个直男。”约茨木吃饭时,酒吞对茨木说。

“哦。”茨木戳着送上来的切块水果,“你要吃吗?”

说着已经把吃的递到了酒吞嘴边。

酒吞咽下去,继续发好人卡:“你是个好朋友,但是我是个直……”

“弯了。”茨木指着酒吞。

“哪里弯了?!”酒吞愤怒了,“我跟我的头发一样直,抹了十瓶发胶!”

茨木的手伸过来:“你的头发弯了。”

发尾大概沾了水,打了个卷垂下来。

酒吞:“我要换造型……”



茨木给酒吞换了一个发型。

“真的太帅了。”茨木看着酒吞,“配上这次的新装,国际一线巨星,ssr里的六星满暴!”

酒吞已经学会不去反抗了,看了一眼新发型:“这次换成白色了?挺好啊, 跟你是情侣色。”

茨木突然严肃起来:“挚友不要说这种话,万一传同性绯闻会影响你的人气的。”

酒吞:“哈?”

茨木说:“上次你和红叶小姐传了绯闻,当天就从人气榜上掉了一位,搞得我买小号刷了一天……”

酒吞:“哈??!!!”

酒吞觉得一天内遭逢了两件悲伤的事实。

第一是,可能并没有一个杀马特的基佬暗恋他,人家只是一个热心的事业粉,从他的发型操心到人气榜。

第二是,他好像并不是那么直。



正在换工作服的茨木叫他:“这衣服有点紧脱不下来,挚友能支配一下我的身体吗?”

酒吞:“……等一会儿。”



5.

有粉丝来跟酒吞告状。

说是sns上那个脑残粉,最近狂热得越来越严重了,每天小论文一篇又一篇,还总要拉上别的明星来对比,说所有人都比不上酒吞。害得酒吞粉被其他家粉丝狠掐了一通。
来报告的女粉明显早就看那个脑残粉不顺眼了:“您不知道他招了多少黑!还成天在主页发恶心的意淫,死基佬!还说你只有六块腹肌!”
酒吞:“……”

酒吞说:“也许现实里他不能这么说,被压抑得太久了。”
酒吞又说:“其实他还是很拼的,你看一整天都在给我打榜……”

他打开“脑残粉”的主页,刚想截图,一不小心手指一划,按了关注。

酒吞愣了愣,马上准备点取消关注,屏幕往下一滑,又给点了个赞。

“一线算什么!酒吞已经是超一线巨星了!那些人怎么能跟酒吞比!”
这时候想毁尸灭迹已经来不及了,聊天窗口那边的粉丝已经发来点赞关注截图询问,酒吞抬头,发现茨木正推开门向他走来。

酒吞想:算了,死就死吧。



6.

茨木坐下来,没有了以往的笑意和热情洋溢,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你是不是刚刚关注了一个人?”
酒吞:“是啊,我粉丝。”

“要不然你取关吧。”茨木说,“这样会给你招黑的,他有的言论不太好……”

酒吞心想这自我剖析没毛病:“那你说,他为什么非要发那些话跟人掐架呢?”
茨木脸都快烧红了:“他可能太喜欢你了,忍不住……”

酒吞叹一口气:“虽然他说话奇奇怪怪的,但是我还是不想取关他。”

茨木也不知道是遗憾还是高兴地“哦”了一声。

“而且还有点想跟他谈恋爱。”酒吞说。

“哦……啊?!”



7.

酒吞在一个晚宴上遇到了跳槽去黑晴明公司的前发型师大天狗。

“多谢你啊。”酒吞拍了拍大天狗,“给我推荐的那个发型师太棒了,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你们怎么认识的啊?在美容美发学校?”

大天狗眼神复杂地看着酒吞:“他没上过美容美发学校,他是从黑道转行的。”
“知道我给你做造型后学的,天天拿我的头发做实验越剪越短,我说剪得丑还把我从线下追杀到线上。后来还让我请假别去上班。”

大天狗抬起头问酒吞:“你怎么不说话了?”

酒吞咽下一口酒,恶狠狠地说:“妈的,我就说我没猜错,原来真的是基佬!”

评论

热度(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