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案齐眉

楚衍。

存稿。随手记一下我对酒吞童子,还有他和茨木童子关系的解读

exoriente:

发在微博上怕忘了。因为是发在微博上的,所以只是一段段碎片化的随笔,段落之间没有逻辑关系,而且很可能重复


      其实我个人的理解,可能会特别OOC,就是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绝非无动于衷。他爱他。特别爱。比茨木童子能想象得还多。但他无法表述。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一方面是他本人虽然放荡不羁,却不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另外就是,他对语言本身并不特别信任——语言掩盖真实;语言构建虚假。酒吞童子大概是比较信任音乐的人。茨木童子是可以吹捧对方三天三夜、连月亮都能用咒术送给心上人的那种,而酒吞童子只能说一句话。只能表达出,我认同你,我心里有你。我对你的爱就是这样,不会多也不会少。看上去茨木童子完成了两人间的百分之九十九,而酒吞童子只爱了百分之一,但不是的。他一直在沉默中爱着,一直在可怕的清醒中爱着。


  


         对于酒吞童子,茨木童子既是衣上讨厌的白饭粒,又是身边纯洁的明月光。既挥之不去,又求之不得。既是爱人,又是被爱者。如果否认自己爱他,或是否认他爱自己,那都是没良心。然而要否认自己的孤寂,又是没脑子。能怎样呢?最后一切的要求也只剩了这一句:“你稍微陪陪我吧!”


       茨木童子是个天真的家伙。在他并没有思考的时候,他就在表达了;在他并没有理解爱的时候,他已经在爱了。酒吞童子是那种:咱们可曾在正经事情上坐下来仔仔细细谈过一次吗?你也爱我我也爱你,但我还是寂寞,你却不明白。我要走了,我要暂时离开你。我希望你闭上嘴,反思我们的关系——


然后茨木童子一秒钟也没有多等,转脸就去找安倍晴明了。“我的挚友不见啦!我的挚友被人拐跑啦!他原是好的,都是坏朋友教他学坏的!




      两人之间应该也就是普通的闹矛盾。茨木童子并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理解酒吞童子,他更愿意活在自己的想象和感动之中。然而酒吞童子也并没有尽最大努力去沟通,他觉得这样不对,但他的措施是出走而不是直面问题。他甚至没给对方太多改正的机会。但情侣赌气毕竟是小事,红叶是真疯了。这个时候你当然要陪在红叶的身边了——虽然她厌恶你,她让你滚,但她真的需要你。




       也许酒吞童子早就认识红叶,是可以一起喝酒吐槽的朋友。他又跑去红叶家,实指望去看看美景派遣一下,结果发现——不是枫叶红了而是红叶疯了。她让他赶紧滚蛋。酒吞童子受不了了,人心相隔,一至于斯。天大地大,他无处可去。然而这种孤寂,难道不正是天地的本怀,人之相与,把酒言欢,才是别调。


        


       他给我一种感觉,让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哀艳颓废的唯美主义者。人是因为执着才化鬼的。酒吞童子化鬼的因缘,可能是他对美的执着。也就是,越是美丽之物,就越容易消逝,而整个宇宙世界,也处在从新生到衰落的逝者如斯之中,由此产生的缠绵悱恻的怨恨。还有逆旅过客,彼此心灵隔绝的悲伤。


       人之所以化鬼,都是因为有所执念。因此人人都有化鬼的可能。成佛几乎不可能,但化鬼却容易。我就在想,酒吞童子化鬼是因为什么呢?很有可能就是“傲慢”,或说“自恋”。有一种说法是他拥有无比的韶秀美貌,对追求他的女性不假辞色,就这样害得很多少女心碎而死。而他则公然焚烧了她们给他的情书。不料,少女的怨恨痴恋寄托在情书中,化成飞烟包裹了这个冷酷的美人,把他彻底变成了鬼。这简直有那喀索斯的感觉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许他对美的东西是特别偏执的,包括他自己的美貌,决不允许遭到玷污。然而,美是注定逝去的,豪杰强梁终覆灭,好似风前尘土扬。天地都处在熵增的过程中。这种永无止境的哀愁与痛苦也就是他力量的来源。日本文化中无比强调的一个概念就是“物哀”,酒吞童子的形象恰合了这一点,所以他也是日本最强的鬼了。因此酒吞童子不能不喝酒。意识到这样的真相,如此清晰,他该怎么排解呢?喝酒伤身,是啊。可是什么不伤身呢?清醒的人、汲汲于眼前的人,到底聪明在哪儿呢?大家都有各自的执着。你也是鬼,我也是鬼,一起被大化所纠缠。而且在这消逝之中,人与人之间是多么的疏离和寂寞。啊啊,劝君更尽一杯酒啊,与尔同销万古愁。对酒当歌吧,酣醉之后,我们就各自分散了啊!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