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案齐眉

楚衍。

【酒茨】我和我儿子的日常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1.


我是个阴阳师,非洲阴阳师。
我曾经以为我很欧,因为我初始三张就出了酒吞。
然后我现在六十级了,我还是只有酒吞。
所以毫无疑问,酒吞就是我的亲儿子,所有黑蛋都给他,有金币就给他买六星轮入和地藏,在所有朋友都要我升鸟六星时我一咬牙力排众议愣是给他升了六星。


听上去是不是特别的母子情深?


我呸。



2.


我和我儿子的主要矛盾在于茨木。
没错,他哭爹喊娘要死要活满地打滚地求我给他把茨木搞出来。
上一句话的形容词全属于我的脑补,因为我觉得真实情况有损我的脸面。
我儿子在刚被召唤出来的一段时间里还算正常,每天喝喝酒睡睡觉打打架看看天。
后来他越来越烦躁。
再后来他连喝酒都觉得没劲了。
再再后来的某天深夜他踹开我的门,杀气腾腾的问我,“本大爷的茨木呢?!”
睡梦中被惊醒的我恍惚看见了李云龙站在我床前对我吼,“二营长他娘的老子的意大利炮呢?!”



3.


可是,正如前文所言,我非,我召唤不出茨木。
甚至,我连一片茨木碎片都没有,都不能去乞讨。


“今天的百鬼打不到茨木你就给本大爷自绝经脉吧。”


“儿子,我回来了,你看我手里的帚神长得像不像你的茨木?”



4.


我问我儿子,为什么那么想要茨木。
他冷冷一瞥,说,难倒你不想?
我说,我想啊,我当然想……
他哼了一声没理我,继续喝酒看月亮。
过了好久好久,我都快要睡着了,他忽然轻声说。
你看,如果是和他喝酒,就不会这么无聊。


我看着我儿子,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他的寂寞。
但是我不能安慰他,这也是他的骄傲。
我只是忽然有点心疼,因为他不是人,不然我可以教他,有种感情,叫日久生情。



5.


打完百鬼回来,儿子看着我手上那些被我命名为“次木”、“刺目”、“慈母”、“手中线”的帚神们,终于放弃了靠我拿到茨木碎片。
他开始靠自己。
他每天都拼了命一样的在外面打封印悬赏去换碎片,最疯的时候一天打了十八次大天狗,我都不知道大天狗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早出晚归,回来时必定满身伤痕。他还拒绝了萤草的治疗,自己一个人靠在树下用神酒默默的治愈伤口。
我很难受,可我也帮不了他。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一般疯狂的带着咕咕鸟刷探索刷百鬼券,然后带回来更多的帚神。


儿子终究比我厉害。一个月后,他换到了一个茨木的碎片。
那是一小截红珊瑚一般的角。
儿子小心翼翼地把它收了起来,放在心口。



6.


那天晚上,我睡的很好,毕竟一桩心事了却,我甚至都梦到了儿子和茨木演琼瑶。
正当我梦到我儿子深情的握着茨木的手说,“其实你才是我肚里孩子的父亲”时,我的门又被踢开了。
“给本大爷起来,零点了,出去乞讨去。”


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凌晨一点,我挂着“卖身换儿媳”的牌子蜷缩在阴阳寮门口,在心里默默地谴责我那不孝子。
仿佛忘记了我就是我儿子他妈这个设定。


顺便一提,那个“卖身换儿媳”的牌子后来被我儿子看到了,他黑着脸对着“儿媳”两个字瞪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没改。



7.


我早起早睡的生物钟终究是被我儿子强行给掰了。不仅每天零点要准时出去乞讨,周五周六周日我还得被我儿子拖去抢劫八岐大蛇的破势。
从00:00抢到00:00的那种。
也不知道八岐大蛇上辈子是不是杨永信,这么造孽。


“儿子,离咱茨木出来还有四十三天,你能不能放过我……”我几乎是瘫痪在八岐大蛇前的。
儿子不说话,冷漠的转头对着我开始突。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错了你不要突了,我打,我打还不行吗!!!”我狼狈地四处躲闪。
我儿子这才转身继续殴打大神。


“还有,不是咱茨木,是我的茨木。”
终于到了周一。在我昏迷前,我似乎听到我儿子这么说。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就是踢翻这碗狗粮。



8.


为了茨木碎片,我出卖了自己的尊严节操和肉体,去取悦寮里那些有茨木的大佬。
我带着他们打魂七魂八。
我带着他们打觉九觉十。
他们想听歌我就得给他们唱小曲。
他们想看舞我身为二少愣是cos七秀转圈圈。
我还得赞美他们。
赞美他们的智商比隔壁阎魔速度更高,赞美他们的品味如天边皎洁的白云,赞美他们的茨木暴击的样子帅裂天际。
除了最后一条,我儿子全程保持嗤之以鼻的态度。


嗤个球啦,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你这不孝子!



9.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五十个茨木碎片终于齐了。
儿子低头看着刚召唤出来的小茨木,动作僵硬,不知所措。
“……我带他去升级。”儿子憋了很久,甩出这么一句。
“咕咕鸟带着升级比较快吧?”我不经脑子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着儿子愣住的表情,后悔了。
“不,呃,儿子我不是……”
“你说得对,让鸟去带他吧。”儿子打断我的话,拎起酒葫芦转身就要走。
但他没走成。
当然不是我忽然爆炸把SSR势力干翻在地,能与SSR对干的从来都只有SSR。
刚召唤出的小茨木抓住了儿子的衣角。
“吾友!吾想和你一起并肩战斗!”
茨木金灿灿的眼里满满闪着光。



10.


再后来,小茨木也长大了,长成了那个天天拉着儿子想和他干架却不知道我儿子更想和他干架的大妖怪。朋友和我说,以后斗技带鸟茨木比带酒吞茨木好的多,但我还是不听。


“吾想和你一起并肩战斗!”


我怎么舍得呢。




END

评论

热度(6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