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案齐眉

楚衍。

世人皆道你是佞幸,我只是遗憾

又看了一遍这个。
还是难受。

半洛幕尘鼓:





韩嫣。

王孙。

我是从何处得知你的名姓的呢?

世人谈论那个雄才大略的君主时,也多谈及他那满载史册的艳史,那来源于他薄凉而多情的心。于是一段段风花雪月,粉衣墨黛便锣鼓喧嚣铿锵开场,又一个个落下幕来。而你,汉武大帝年幼的伴读,年少的恋人,也正是这风月里的一段。

哪怕身后声名俱作尘土,韩嫣这个名字依旧是刘彻的附属。

若你知晓,可会皱眉,而后冷冷而笑?

王孙,王孙公子,你果如你的一般。



苦饥寒,金逐丸。

你生来尊贵优渥,本就与凡民不同,你从来不懂他们的生计奔波,不懂他们为了活着犹如蝼蚁一般。帝王赏赐给你的玩物,纵是对他们而言是要拼命抢夺的东西,也未曾进过你的眼。金银俗物,确不该是你这般王孙公子要执著的。

然而太史公一笔佞幸,却是把你刻上了烙印,自此后世再无人愿去知你,解你,在那些自命清高的文人眼中,你不过是一媚上弄权的宠臣罢。

世人皆言韩王孙目无上尘放肆无礼,还有奢淫荒唐。

不过王孙,你可会在意?

骄傲若你,只怕道一句“尔等奈何?”再嚣张离去,将他们气个半死吧。他们说你放肆,却不知普天下,也只有那至尊一人入了你的眼,你的心。

我却情愿你未曾。




嫣聪敏,善骑射。

太史公少誉人,仅六字亦是难得,可惜不知怎么总是被人有意无意的略去。

许是在他们心中弄臣除了有一副好皮囊懂得逢盈谄媚外,便一无是处而已。

我信你说要为刘彻建立骑兵,讨伐匈奴从来都是真心。

我想,那也应是你原本的抱负。

男儿当浴血疆场,保家卫国,马革裹尸还。

张扬若你,善骑若你,怎会不渴望青天朗日沃野千里,一骑绝尘天高地阔。

你天生该是一匹烈马,纯无杂质一日千里的良驹。

烈马属于草原,却生生折服于一人被锁进了宫苑,或是说,自甘画地为牢,直至成为了宫墙内一抹残魂。

韩嫣,可值得?

我不想去探寻你的情爱付出是否得到了回报,我只望你去后当真与这宫墙过往断的干干净净,不要再看到那个曾笑言与你“合卺”的男子,又转身拥抱了多少佳人。

你的情感纯粹的那么透澈,它不该被玷污。



很多人说,我念的是我心中韩嫣,并不是真正的你。

是啊,我与你隔了那么久那么久的岁月,纵是翻遍了古书典籍,关于你的还是寥寥,我甚至感受不到你的悲喜,只在片语行间窥见你的爱恨。

我不知你是喜着绛红衫,玄青袍,还是月白裳?

我不知你是否有一双惑丽带情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扬,还是一双灵动勾人的狐狸眼,眼角泛着狭长的水光?

我不知你生气时是会发脾气,还是紧颦眉不说话?

我脑海中拼凑了无数的景象,哪个都是你,哪个都不是你。

但是,不管是哪个,或是你,一定是明亮耀眼的,风华容姿无双。



谁心心念念的人,不是蒙上了自己的幻想,但是我,王孙,我只是遗憾。

遗憾你到底未曾挽弓搭箭,亲手为你的君主开疆辟土。

遗憾你从未踏上过战场,和兵士们一起围着篝火,大口的喝着烈酒,吼着无边的战歌,听风嘶啸看马踏野。

遗憾你一身精湛骑射技艺,却不得建功立业,带领将士冲向匈奴人的长刀。你青史只留下一个佞幸名,哪怕时至今时,依旧是刘彻这个名字的陪衬。



世人皆道你是佞幸,而我只是遗憾。



【王孙,来世,莫再为了他人拘了自己。】



评论

热度(25)

  1. 举案齐眉半洛幕尘鼓 转载了此文字
    又看了一遍这个。还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