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案齐眉

楚衍。

[叶皓]再从头

皓皓,皓皓。
我喜欢你呀!

白黎:

写在前面。


我不讨厌刘皓,相反的、我心疼他。


CP是叶皓、是叶皓、是叶皓,注意避雷,有片段引用原著,OOC跟BUG存在可能,没问题的话我们底下走起!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那个人如是说,刘皓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拥有这个机会。



为什么不看看我呢?


『你做得不好。』哪里不好,我改。


『刘皓,专心点儿,注意这里。』我一直都注意着你。


『心太杂了,你这样永远也没办法成功。』瞎说什么呢,我的心里始终只有你一个啊。


『刘皓,我对你感到非常失望。』面对他人时始终盈满柔软的深邃眼睛,唯独落在他身上时,刘皓在里头找不到丝毫感情,连丁点起伏都没有。


面对面的一步之遥,却象是隔着汪洋相望。


……为什么?



叶修眼里似乎从来没有他。


刘皓不愿承认自己的小心思,但他确实很嫉妒苏沐橙。


独享嘉世斗神的宠爱,他的全心全意都灌注在她身上,深色的瞳仁里就像只盛着那抹温暖的橙色,满是柔软的情感。


最重要的是,她手持沐雨橙风,守在叶修与一叶之秋背后。最佳搭档,是叶修与苏沐橙,不会是叶修与刘皓。


他希望叶修能正眼看看他,极为奢求地,哪怕一眼一秒也好。


他是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


他真的从没想过自己小小的恶意,竟然会造成今日看着叶修提着少少的行囊,走出嘉世的结果。


苏沐橙站在叶修边上、站在飘忽而下灰茫的雪色里,红着眼眶给叶修围上围巾,她对叶修说着什么,刘皓隔着玻璃自动门窥望,一个字也没听清。叶修捏着短短一截菸,明明灭灭的一蕊火光在天寒地冻中支撑得艰辛。他轻声对女孩细语了几句话,眼底漾着的、嘴角勾着的,都是刘皓渴望的温柔似水。


叶修走了。


刘皓躲过摀着脸走回嘉世的苏沐橙摸到了门外,象是对气温恍然未感似的,一双眼睛只盯着远方那个已经变得好小好小的背影。


负着轻简的行囊,步履缓慢,叶修的身影单薄得像下一秒就会淹没在至寒的雪海。


刘皓觉得自己酸涩的眼眶就快要摔出泪水,他别开脸,硬是吞回去了,骗自己这都是叶修不好,是他从来不正眼瞧自己有多努力的下场。


于是他没看见叶修回首看来时猛然的一个驻足。



有句话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刘皓想,也许现在就是到了那个时候。


他和贺铭加上角色换个肖时钦搭生灵灭,对俱乐部来说,是值了就是值了,他们也无法说什么。面对贺铭的暴跳如雷,刘皓只是默默想起了,也许叶修当初要离开时就是这样的心境,又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怎么能和大神摆一个等级看,还是洗洗睡实际点。


两人只能走侧门离开,刘皓忍住不去看正门那迎来希望似的庆贺欢呼,只是闷着头走,没想就这样碰上了叶修。


「走背运?我不觉得啊,我觉得你正在交好运。(引自原著)」叶修笑瞇瞇的,指间夹着菸,有点呛人,和笑容一样扎得刘皓心底颤疼。


「你说甚么?」


「如果你留在嘉世,那么别说这个赛季了,下赛季都别想有职业比赛可打。嘉世这赛季想过通过挑战赛复活,但是很遗憾啊,这个名额是我们的。」叶修说。(引自原著)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看透大局啊。


旁边凑过来的女孩儿说了什么刘皓没在意,情绪就快要溃堤了,他可不愿在叶修面前留下任何脆弱惹人嫌的表情,只是绷着脸回了一句你还真能把自己当回事儿啊。


然后他走了,留下叶修和他的伙伴们在他身后一阵调笑喧闹。


多好的画面,他身边总有人为他义无反顾。说到底刘皓也是愿意,但不管怎么努力,却总是站不到他身边。


刘皓走得越来越急,听见了贺铭呼喊皓哥等等的声音,但他丝毫不想搭理。


「刘皓。」叶修远远地唤,刘皓偏偏又作贱地回头,看见那个男人嘴角衔菸手搁裤袋摆着懒散的站姿,还是看着他笑。


见人喊了名字却没有要接着说话的意思,刘皓已经没有心力去分辨叶修的笑容底下究竟是掖着嘲讽又或是藏着温柔,只当人是耍着自己玩儿,恨了一句粗口便扭头匆匆走远。



刘皓在雷霆待了一阵子,又转会到了呼啸。


没什么东西过了这么久还无法沉淀的,这次他沉下心安生待着,费尽心思钻研打好交际,好说歹说也做到了副队长的位置。队友敬爱他、信赖他,俱乐部也肯定他并交予重任。渐渐地,刘皓走出了嘉世丑闻的阴霾,开始有小粉丝在他生日时会蹦躂着发微博艾特他说小白告生日快乐么么哒,他回覆了一句谢谢、同乐的时候,嘴角还会微微地上翘。


这些初次尝到的温暖滋味,刘皓必须拉下脸承认,是挺好的。


叶修当年所说,没有一字一句是错。


有人说时间终会磨去稜角,刘皓看着电视上如今身在轮回是越发沉稳、现在甚至出现在世界荣耀联赛中国队名单里的孙翔,不禁感叹那时的熊孩子也走到这高度了。


前些日子,叶修夺冠后宣布退役的那刻,刘皓愣在电视机前,失手摔碎了一只印着君莫笑人形的马克杯,装着的牛奶泼出半个潇洒的圆形,报销了一块他挺中意的地毯。


「……做的可真绝啊,叶哥。」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一块一块拈起碎片扔在报纸上,刘皓小声嘟囔着,生怕有人听见似的:「隔着电视都不许我看着你了。」


一个走神,他的指尖冷不防就被划出一道红色,刘皓吃痛地定格一下,看着渗血的伤口,他张嘴含住。


然后决定把颤疼的左边胸口归咎于十指连心。



叶修不会回来了。


下一秒刘皓就推翻前一个想法,对着镜子怒声说他本来就和你不同一个世界,哪有什么归来或离开。


刘皓以为自己是讨厌叶修的,只是打从一开始就是由爱生恨,那么,恨中还留有爱似乎也是可以说得通的事。


只要最初那份喜欢的情感一直都存在的话。


扶在洗手台的手紧紧掐起,握得指节发白,他一把捧起水就泼了自己满脸,水珠纵横而下之际,他还是在当中尝到了些许咸味。


水滴落在缠着创可贴的食指上,将崩裂的血色晕染得更加泛滥、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恰如心中在知晓叶修退役那刻起,就已经汹涌溃堤的思念。


刘皓失魂落魄地走出厕所,看见没关的电视荧幕上主播一个个唱名队员,随着声音刷出了一行国家队领队的名字。


两个字刻进刘皓眼底,深得都要出血。


再回神时,他连按下网页上确认订票的手都是颤巍巍的。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叶修一定会在苏黎世摘下荣耀的桂冠。


那天是冠军赛,气温微凉,买票时刘皓犹豫再三,最后拣了个离舞台稍远的位子,但又不会远得令他看不清楚大荧幕上的实时转播。


离开场还有段时间,他提了提黑色风衣的领口,索性在会场外先转转看看。世联赛的冠军之争自然是必须大手笔,双方队员都分别给印了大型的长挂报,就悬在会场建筑外边随风飘荡。


刘皓直直走向了叶修的长挂报,抬头瞧了一下他看着镜头懒散微瞇的双眼,莫名地就飞红了脸。


四下张望无人,他便掏出手机转成自拍模式,歛着眼侧过脸,错位亲吻了叶修的脸颊,藏在鬓角里的耳朵尖儿都还有未褪的殷红。


角度抓得恰好,刘皓看了一会儿照片,默默地设成了手机桌布。


是时候进场了。刘皓将自己扔进无边的人海之中,半张脸埋在高起的衣领后边,只露出一双眼睛,慢慢地往入口方向走,忽然衣角一股软软的拉力,扯得他脚步硬是顿了半秒。


一朵惹眼的红色被塞到眼前,他看看那身高才过自己腰际的小女孩,再看看她细瘦的手上挽着一个装满花的竹篮,刘皓已经不想去深究为什么这么晚的点了,还有父母会放孩子在外面晃荡。


「一法郎。」稚嫩的童音操着英文,清清脆脆地,伴着孩子翠绿如茵的双眼中含满的渴切刺进刘皓眼底,小手又把花朝他推了推。


三秒钟后,刘皓认输地从皮夹掏出一枚硬币,连着口袋里摸出的糖果一起搁进小女孩的手心。


「先生人真好,您会有好事发生的。」带点雀斑的小脸挂着笑,小家伙把钱和糖果仔细地塞进口袋里,一蹦一跳地走开了。


刘皓握着那朵用带花边牛皮纸和缎带扎了一圈的玫瑰,杵在原地有点儿崩溃地纠结了一分钟自己刚才是不是被一个外国小女孩发了卡,才掉头继续往会场入口挤过去。


远远地看着,就好了。刘皓捏着票排进队伍,小声地这么对自己叮嘱。


像个普通人一样,在山脚仰望巅峰。



中间过程是如何的混战刘皓早就已经不记得了。叶修是领队,照理说是不上场比赛的,因此当他瞧见那个身影时,金发碧眼的主持人已经抓着麦克风激动地吼出一句GLORY,尾音拖得长而高亢,刺得刘皓耳朵发疼。


他看见叶修接下了冠军奖杯,接着,象是虔诚地献祭一般,将奖杯高举过头、直指天空,国家队列在他身侧,如众星拱月。


叶修的荣耀、叶修的全世界。


没有刘皓。


也不会有刘皓。


他忽然一阵鼻酸,低下头把脸埋在双手中,热烫的水珠沾湿了掌心,刘皓发出的声音似笑又非笑,更多的成分是苦涩。


叶修真的从头再起了,可他呢?


早在最初最初的、相遇的那一瞬间,刘皓就已经亲手葬送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自作孽、不可活,所以他不后悔。


只是,好难过。


身边的人群已经开始蜂涌向舞台了,刘皓想离开,却在浩瀚人潮中逆行得无比艰辛,他粗喘着气、眼尾眼底都泛着水光,竭尽力气穿过一张又一张兴奋喜悦的脸庞。他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和任何一个人共享荣耀。


「喂!出口那儿那谁不许跑,黑色风衣那个,来人给我拦着!」叶修忽然对着麦克风吼了一嗓子,说的竟然是英文,口音别扭别扭的,但国际语言嘛,总是有些粉丝听懂了,扫视一下发现目标,立刻人墙一样地横在刘皓跟前。


刘皓一顿,回头瞧见叶修已经把奖杯交给苏沐橙拿着,自己则伙同周泽楷和喻文州从台上跳下,两人一左一右地夹着领队帮忙开道,人就笔直朝这儿过来,刘皓马上慌了手脚,一只脚抬起又放下,逃也不是、留也不是,简直生生要给这场面给折腾死。


叶修这一虚胖的宅男此刻倒是走得飞快,没几秒人就来到了刘皓面前,他身披队服,胸前烫着鎏金色的号码闪烁微光。轮回和蓝雨的队长见人已送到,伸手按按叶修的肩膀,没说什么就径自回头离去。


一片尴尬。


「去哪儿呢?」人声嘈杂,他还是笑,笑得刘皓心底发慌。


「回、回旅馆……」他垂下眼帘,象是害怕被眼前的光亮刺伤眼睛一样,麂皮的靴子下意识往后蹭了几吋:「叶神没什么要事的话,我赶时间,先走一步。」


「话都还没说完急什么呢。」叶修那是多快的手速,手一探一抓就揪着刘皓风衣的后领,拎小动物似的把人给拽了回来,被拎着的刘皓一下子就炸了,嚷嚷着要叶修放开他。


叶修撇撇嘴,说:「这一放你又不知道要跑哪儿去了,当哥傻逼啊?」


刘皓被这一句戳的顿时唯唯诺诺起来,好多字词堵在嘴边上却没有一个感觉合适,他徬徨了一阵,好容易才挤出一句先跑没影的不是叶神你吗。


「呦,原来咱们小白告前阵子找不着哥,觉得寂寞啦。」叶修人实在没什么不好,就是一张嘴欠:「还有,这多少年了你称呼还从叶哥退化成叶神,我有名有姓的,赏个脸叫声叶修来听听?」


「……别叫我小白告。」只说了这么一句,刘皓就一声不吭地憋着声音垂下眼神,彷彿除了被揪着的衣领以外不想再和叶修有任何接触一样。


瞧人被自己撩得犯起倔了,叶修摸摸鼻子松了手,顺带帮刘皓整了整起皱的衣领。


「成,你不乐意就不叫。」叶修微微弯腰,试探性地要瞧刘皓低歛的双眼:「你既然带了花来看比赛,应该还有别的要做的事吧?」


下一秒叶修怀里就被塞进一枝包装都捏皱了的玫瑰,懒散的眼神一瞬间盈满了错愕,将视线从那一朵嫣红撩起以后,更是撞进了刘皓同样惊愕的眼底,眼前的人无措地开阖几下嘴巴,最后一副破罐破摔的神情只挤出几个生硬的字。


「……花给你的,我可以走了吗。」


「……。」叶修一双好看的手拿着花翻翻看看,最后指尖拈起麻绳系着的一张小卡翻回了正面,看着看着嘴角就忽然挑起了笑:「你都告白得这样奔放了,哥没点表示就放你走,这可说不过去。」


刘皓的脑袋一下子当机了,告白?他到目前为止根本吭没几句话,到底是几时告的白?


瞧人一脸不明不白,叶修哼哼笑着把手里捏着的小卡翻过来给刘皓看。牛皮纸质的小卡上,手写体潇洒地烙了一行I love you的烫金字在上头,刘皓一瞧顿时从破罐破摔的脸扭曲成了生无可恋。


「……叶神我待会真的有事您忙吧我先走一步您慢走不送。」


「刘皓,已经够了。」


叶修唤他,那瞬间刘皓的心直往冰窖坠落,下意识认为又是被否定的前奏,然而他已经无法再承受哪怕一秒的冷眼画面。


不要回头、不能回头。


过多的思绪在脑海打转的生疼,超载太多的心脏满溢着几乎要泛滥的、对于叶修那些无处宣泄的情感,在胸腔中颤疼到几近要炸裂。他挤开围观群众走得更急更快,却还是在踏上出口楼梯的第一阶时,听见了叶修说得不紧不慢却依然清楚到可怕的下句。


「别逞强了。」


刘皓不懂,为什么世界忽然就模糊成一片了。



一片漆黑过去,他在空旷的虚无里独自待了很久,久到几乎以为自己被世界抛弃。


刘皓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半显的瞳孔收进了窗外温柔洒进的月光,穿帘而过的稀疏冷银在眼底点亮了些许蛰伏的微光,隐隐约约翻腾起惹眼的光采。


「叶修他啊,整场庆功宴都魂不守舍呢。」轻细的女声把刘皓的心跳吓漏了一拍,苏沐橙一手食指勾着喝空的马克杯,另一手慢悠悠地为伏在床畔熟睡的叶修整好滑下的外套:「差点就砸了一只饭店的香槟杯,幸好喻队还赶得及接住。」


刘皓没心情去吐槽喻文州的手速问题,他对于自己是怎么躺到床铺上的丝毫没有任何记忆,光是苏沐橙的存在就已经令刘皓焦虑得手足无措,更别提仅距离咫尺的某叶大神给他带来多大的心灵压力了。


「他为什么会失常成这样——」纤细的身躯打直了身板转向旁边的桌子,女孩的微笑纯粹温和得让刘皓心底发慌:「我也很想知道呢。」


「匡」的一声,杯底砸在木质桌面的声响震的刘皓不由自主狠狠打了个颤,干哑的嗓子试图发了几个不明所以的单音,他努力打点起全副心神迎上苏沐橙挂着微笑的脸庞:「我——」


「沐橙,我不是说了别为难他吗?」


翘着乱发的脑袋直接横在了两人视线交会之间,叶修按了按压麻的手臂,懒懒散散地环起双臂向后靠在椅背上。


「这段时间他吃的苦也不算少,够他反省了。」


「怕是没有你的百分之一苦吧。」


「沐橙,已经没事了。」


听到叶修语气加重,毕竟相处这么久了,苏沐橙自然也很识趣地拎起随身小包,只是孩子气地哼了一声便离开房间。


叶修这个人,看上去淡泊世事、不在乎身外之物,连加诸身上的伤害都象是不痛不痒地通通独自撑下来,只记得要往前的步伐看得旁人心疼。然而一款网游、十年坚持,从头来过的自信、眼底满载的执拗不改,他从来都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重要的、认定了,收进心底就改不了了。


甩门声落,房内回归一片不知所措的寂静。五指随意扒梳勉强压一压不受控的头发,叶修的手揣进裤袋掏了一包菸出来,却在齿列压上滤嘴时对上刘皓的眼睛,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


「庆功宴会场禁菸,嘴里太寂寞了,不好意思啊。」没有拿出打火机,叶修就这样叼着一支菸笑着为自己开脱。


刘皓坐起来,愣愣地答了没关系,两个人对看了一会儿,耐不住尴尬,他只好移开视线又干巴巴地问了一句:「手、还好吗?」


「不就压着睡麻了能有什么,你多关心点自己的身子吧。」显然是意外于刘皓的问题,叶修眨眨眼睛:「你昏过去了以后我们找了医生过来,肖时钦翻译的,说是连续熬夜造成免疫力低落,有过劳的倾向……呼啸这么压榨人啊?」


「没、没有,我不要紧。」


「这种事情不要藏在心里,呼啸要是对你不好就说出来,转会过来兴欣哥罩你。」


听进最后一句,刘皓的思绪逻辑和双手十指已经混乱的快打成死结了。从前始终向往的温柔此刻被轻易地搁在了掌心里,他捧着好不容易得到的宝物,既不知所措、又害怕手心里的美好不过一场梦,而梦终成空。


只是几句温言而已,却让刘皓像个嘴馋的孩子吃到糖一般,为了常人觉得廉价不已的事物欣喜若狂。


刘皓又低了低眼睛,直到视线排除叶修的身影:「……叶神说笑了。」


叶修好气又好笑,探过手把刘皓纠缠在一起的十指掰开来,轻轻捏了捏他用力过度而泛白的指尖,说:「世界冠军养你,还不乐意啊?」


一只让体温给捂得温热的银戒被悄悄塞到刘皓手心,刚硬的字体沿着戒指刻了一圈Champion,刘皓想说他告白得毫无浪漫情调,却一个音节都憋不出来,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手心闪着微光的冠军戒指。


「花的回礼,这是哥现在全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了。」叶修稍稍使力,扶着刘皓的双手阖起,收入那枚戒指:「我把世界全都给你,再嫌弃可没有了啊。」


刘皓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地握紧双手间的暖意,祈祷一般虔诚地举起,直至靠上额前,张开嘴喊出了无声的哭音。


「瞧你,几岁人了还这样哭鼻子。」叶修笑他,手指挑起人的下巴,拿袖口帮刘皓抹了抹脸。


刘皓心一横,整个人就直接往叶修怀里扎,满脸的眼泪鼻水全狠狠地蹭在了叶修的衣襟上头,叶修夸张地嚷嚷,刘皓却硬是埋在他双臂之间,顶着一脸逗人的狼藉、带些别扭地笑开了。刘皓混着笑意的哽咽,就像执着长久的荣耀一般,被叶修的双臂温柔地收进怀里,拿掉了菸,他的唇寻着他热烫的眼尾,抿去了含着许多情绪的湿意。


「自始至终,我的眼底一直有你。」叶修把脸埋进刘皓的发旋里,字字句句都溢满了几乎要滴出蜜水的甜意:「只是你站的太远了,没看出来而已。」


-END-


「对了,刘皓,咱们谈谈你的手机桌布——」


「卧槽我明明有上锁你怎么开了!!!」


「你从在嘉世手机密码用的就是哥的生日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小白告?」


「……够了,跟你说别叫我小白告,恶不恶心。」


「小副队?」


「叶修你闭嘴能死吗!把手机还给我!」


-真没了:D-


烂尾了对不起。(切腹


刘皓的名字很美,我很喜欢,但我也喜欢叶修带笑的嘴角跌出一声小副队的呼唤。


一开始看全职的时候确实不怎么喜欢刘皓,但看到后来,反而开始心疼起他来,虽然怎么也比不上心疼叶修的强烈,但是,怎么说、我还是不讨厌他的。


低潮期了这么久,一篇六千五百多字的文我写的都快吐血,却还是没有到位地描绘出刘皓的心思,情感也揣摩得还不够深刻。


写自己喜欢的文、画自己喜欢的图,如果能够一步一步往前,那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