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案齐眉

楚衍。

【九严】杨花酿酒(上)

-这儿楚衍,称呼随意。
-r18没剧情,为肉而肉,慎。

张芃芃嫁衣胜火地入了太子府的门,白衣似仙独饮桂花酒的齐翰能惊艳江山如画,却在这样的场景里显得格外突兀。
他的大脑随着饮酒频繁逐渐混沌,顾不上周围喧嚣,脑海中出现的名字和人影也不是那个娇艳若灿桃的女子张芃芃,而是从初次相识就一直在他身后的杨严。
顺遂着自己本心中这样的想法,他扯着身边少年的袖猫进路旁的杨花丛里。
小小的杨花随着风跳着窈窕的舞,为清新的夜增添了芬芳,也掩映了此外人的视线。
“九哥…?唔!”被心上人拉走的杨小严吓了一跳,正开口准备询问什么,鲜嫩的唇却在微张的一刹被人堵了个实在,立时大脑当机。
齐翰灵活的舌头在杨严的唇中长驱直入,而后缠住杨严的舌头邀之共舞,杨严小心翼翼地递上唇回应,两人的唇舌接触愈发火热。
杨严的吻技尚不成熟,少年的口腔中却带着特有的清冽馨香,更是撩得齐翰下面缓缓胀大。
齐翰顺势伸臂拥人入怀,似乎要把杨严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狭长的眼睛眯成缝隙,热切地吮着杨严的嘴唇,磨咬他在人绽出露齿笑颜的时候就已经想要品尝的虎牙,而杨严口中残留的那丝甜腻桂花糕的气息为人增添了诱人的气息。
二人的呼吸愈发粗重,情欲热切得欲火焚身,吞噬着他们对彼此本就无多的理智,齐翰的手也渐渐探到人身下不可言之处。杨严的津液尚未来得及咽下,就顺着嘴角流淌下去,又尽数被齐翰舔去品尝。
杨严却在此时嗅到人口中浓重香醇的酒味,大脑一下恢复未当机的状态,推开自己肖想了许久的人。
也许九哥只是把自己当成那个端庄大方女人了吧,他自嘲地上扬了唇角,又在心中唾骂自己:九哥醉了酒糊涂,自己怎的也跟着糊涂了,若是发生了无法言说的事,今后还如何与九哥相见。
“九哥…我不是女神姐姐!”他冲还要抱上来的人喊出这样的话,一面理着自己因为刚才一吻凌乱不整的衣衫,一面平复着粗重而不均的气息,头埋入膝盖像只猫似的蜷缩成一团,借此遮盖沾染红晕的侧颊。
“我当然知道,”齐翰还是从人身后搂住蜷着的人,下颔抵住人的肩膀,含住人耳垂往人耳廓内吞吐热气,语气中带有笑意吐出这样的话语,“你不是我最喜欢的杨严还能有谁。”
杨严刚稍褪了色的脸颊又添上酌红,随着齐翰鼻息带来的麻痒感脸上的色泽更是蔓延至耳尖。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