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案齐眉

楚衍。

【叶蓝】八强与No.1 [Fin]

蓝蓝辣——么可爱!

Asa:

△打个call


△八强已经特别特别满足了!老叶请务必No.1!


 


>>> 


      ——老蓝你进八强了,牛逼。


      蓝河从副本里出来,就看见私聊框里躺了一行字。发私聊的是入夜寒,发送时间是三十秒前。持续和boss斗智斗勇将近四个小时的大脑显然没及时处理掉这九个字,蓝河起身倒了杯水润润嗓子,心里寻思:


      这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直到第三口水灌进喉咙,他的私聊框开始噼里啪啦跳提示。蓝河才觉得有点懵,他一个箭步冲回电脑前,敲开网页。


      叶修凑巧这时候推门进来,撞上小宅男一张震惊到极点的脸。


      蓝河指着电脑屏幕,手指头颤了颤,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叶修走过去,故作夸张道:


      “哟,厉害了,我的八强。”


 


      中国电子竞技联盟在一个月前组织了一场全民投票活动,声势十分浩大。涉及游戏基本涵盖了目前主流的那些,基本市面上能叫得出名字的,都位列其中。不过这次活动和以往的宣传活动不一样,投的并不是最受欢迎游戏,而是最受欢迎“游戏人”。


      这两者区别就大了。


      如今的电子竞技领域,荣耀不能说一家独大吧,可实际也差不多。如果通过投票这种方式来体现玩家的喜爱程度,那么当一款主流游戏遇到小众游戏,结果势必是秒杀。荣耀的忠实粉丝可以闭眼投票,其他小众游戏的玩家可能根本不在乎这个活动,你们玩你们的,反正你们躺赢。


      可如果是游戏玩家之间的pk,情况就不一样了。一来荣耀玩家内部会出现分歧,那么多职业选手,各有各的魅力,谁家都不愿意见到偶像输人一筹。二来即便是小众游戏也有绝对的人气王,当小众游戏的人气王遇上主流游戏的普通角色,场面就会比较有趣。再来,原本不关心其他游戏的玩家,在投票过程中也会看到其他游戏玩家的信息。联盟官方规定,每位进了海选的参赛选手都有声音和文字介绍,进了本战的有照片,八强还有视频。万一投着投着看到哪个吸引眼球的玩家,没准就跟着去玩游戏了,这对于小众游戏的运营团队而言,无遗是绝佳的宣传机会。


      于是在两个月的筹备期里,小众游戏的官方们像打了鸡血一样挖掘自身游戏的亮点,恨不得参赛的全都是实力过关且外表出众的,跟大神PK的时候趁机拉一把人气。不过令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荣耀官方也表现得相当积极。有人说,老冯你没必要啊,反正最终赢的肯定是荣耀那几个职业选手没跑。大腹便便的主席当时只笑不答,直到第二年荣耀内部的人气选举活动上线,曾经用虚拟货币换的选票变成了软妹币换选票附赠游戏道具,大家才明白冯宪君当年为什么那么积极。


      摸好了别人的路,才能赚自己的钱。


      其他运营团队气得干瞪眼,这人怎么这么贼。


 


      这次的活动选票分为普通票和真爱票,每张选票会扣除用户的虚拟货币,且每天票数有限。活动杜绝刷票行为,保证了相对公平。赛程持续大半个月,从海选、复活,到本战、决赛。最终只有一人能过关斩将,拿到中国电子竞技领域的“游戏第一人”。


      既然要调动全民积极性,这场活动的参赛门槛自然不会太高。海选基本上是鸡飞狗跳,来参赛的什么人都有。荣耀各大俱乐部面上不说,毕竟赢了人气比赛对能不能拿这一年的冠军没有实质性影响,但背地里一直较劲,输了多没面子。


      蓝雨俱乐部一开始就直接下达通知,从职业选手到管理层,全都给我参赛去。普通玩家其实也可以参赛,但除非外部条件好,或者说话十分有趣的,基本挺不过第二轮。


      蓝河起初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在蓝团长眼里,人气高哪里有实力强重要。有这拉票pk的功夫,不如多在竞技场打两把。可奈何冤家路窄,上百个玩家同台乱斗,蓝河第一战竟然随即到了绕岸垂杨。


      这就很要命了。


      彼时正值这一赛季结束,蓝河刚请了假飞去H市找对象避暑。叶修满心欢喜迎来了媳妇儿,却发现蓝河一颗心一半拴在游戏里,一半黏在网页上。想象中的体贴与关切全然没有感受到,他看着小宅男打游戏的间隔刷网页,一会儿刷得眉飞色舞,一会儿刷得满脸黑线。


      叶修问:“蓝啊,中午吃什么,今天不吃红烧牛肉或者老坛酸菜了,咱们吃外卖。”


      蓝河心不在焉:“你定吧,都——卧槽!”


      叶修轻车熟路点着外卖,听到这一声没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小宅男两手扒在显示屏两侧,一张脸恨不得贴上去:       


      “他怎么超过我了!”


 


      这次的人气投票活动,叶修更是没放在心上。老板娘之前说这个事的时候,他正一门心思抢着蓝溪阁的boss,心情愉悦地看着游戏里蓝河给他发了十八条“你妹你妹你妹”的留言。


      陈果说:“那个谁,你听见没有啊,得交录音呢。哎你停一停,算了算了,我手机随便录一个,就现在,来说句话。”


      游戏里面目狰狞的boss不甘心地倒下,兴欣网游公会一群人欢呼雀跃。叶修将分配权限交了出去,直接退了队,然后立刻收到了蓝河的组队申请。一千多公里外的媳妇儿在耳麦里抗议:“昨天我们会长带团你怎么不抢啊,非得我带团的时候来捣乱是不是!你就不能给我留个面子吗,你知道他们私底下都怎么说我吗!”


      叶修听着好笑,说:“那不行啊,我的就是我的。”蓝河在耳麦那头又开始一通无情批判,叶修根本不知道自己随口说的这句话成了他此次人气投票活动的参赛宣言。


      老板娘草率提交了录音,附上一段从官网选手资料里粘贴过来的个人简介,立马找上自家的下一位职业选手继续录音。于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句敷衍到不能再敷衍的参赛宣言到了正式pk时竟然效果惊人。


      叶修的随机对手心如死灰地听完自己精心录制的拉票宣言之后,绝望地点开叶修那句电流声和人声旗鼓相当的语音。荣耀世邀赛的国家领队原本和自己媳妇儿开玩笑的话此时此刻显得异常胜券在握。


      ——大家好,我是来自xx游戏的xxx……希望大家能支持我,谢谢!


      ——那不行啊,我的就是我的。


 


      所以直到蓝河脱口而出了那句“卧槽”,叶修凑过去看了看网页,才隐约想起来,好像真有这么个活动。他将下巴放在蓝河肩窝上,戳了戳他的肋骨,说:“你看看我多少票。”


      蓝河觉得痒,动了动肩膀,不情不愿地往上拉进度条。不用想也知道,这货的人气绝对高到爆表。于是等他拉到页面最顶端,看清了比自己整整多了两位的票数之后,又是一个“卧槽”。小宅男毫不留情地一胳膊肘将人撞出去,生硬地转移话题:“我饿了,赶紧叫外卖。”


      叶修似笑非笑看他:“要不哥帮你拉个票?”


      蓝河电脑椅一转,怒气冲冲瞪他:“想都别想!”


 


      从当年第十区聊了几次QQ开始,叶修就觉得,蓝河这个人,心里除了集体荣誉之外,最重要的大概就是面子。而面子这东西叶修大概在十五岁那年就丢没了,所以他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有人竟然能为了这种虚拟的成就感,舍弃有实际价值的东西。等到世邀赛之后两个人一拍即合勾搭上了,叶修才惊觉,这人怎么比想象中还在乎面子。


      两人公私分明,私底下再怎么黏糊,游戏里也是一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蓝溪阁的boss叶修从不手软,蓝河带队的时候反而抢得更积极。叶修之前那句“拉票”纯粹是逗他玩儿,大概是骨子里残存的某种劣根性,让他觉得气鼓鼓的蓝河特别可爱。


      外卖小哥执行力惊人,不到二十分钟送来了餐。两人吃完了饭又开始兴致勃勃打游戏,叶修原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可等他下午出去拿西瓜,回来的时候发现蓝河又偷偷刷新投票网页,才觉得他好像真的挺在乎投票结果。


      蓝河听见脚步声赶紧关网页,刻意挺直了腰杆切回去玩游戏。可这人着实不善于说谎,一块吃西瓜吃得心不在焉,故意扯点游戏里的事情闲聊,看得劣根性十足的叶修都有点心软。


      “这海选什么时候结束?”


      蓝河抬起眼皮看他,又迅速移开视线,咽了口西瓜汁。


      “后天吧。”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对方塞一块西瓜到嘴里。


      “拉票这事没得商量,不允许就是不允许。”


 


      蓝团长晚上照常带团,叶修跑去训练室玩游戏。两个人都是指挥,一个屋檐下带团早晚带出麻烦,所以蓝河每次来上林苑,叶修总是自觉跑去训练室。


      蓝溪阁的固定团员在耳麦里吱吱喳喳,诸如“你们快去拉票啊啊啊,蓝团现在落后了啊啊啊”、“为什么绕岸票那么多,他人缘这么好??”、“不知道,据说他玩荣耀之前玩过在别的游戏,好像这次拉了之前的朋友”、“输谁都不想输绕岸”、“不想+1”、“那么多人,怎么能这么凑巧,后台数据是不是故意的”、“随机有毒”。


      一个团本打得全员生气,末了还是蓝河站出来苦笑着安慰众人:“你们怎么比我还在意结果,又不是什么重要比赛,赢了也不给奖励的,况且跟那么多大神一起比,早晚也得输。”


      一个元素法师不乐意了:“蓝团就是脾气好,真让绕岸赢了,明天他们团的肯定在我们面前一通吹,不行,想想就生气。”


      蓝河心想,对啊,我也生气啊,可面上只能说:“一个投票而已,又不是输不起。来,大家站位了,准备开boss。”


      一群人心情甚是不爽,一边吐槽一边各就各位。谁也没留意,就在他们和boss抢装备的时候,投票活动的评论区多了一条匿名留言:


      拉个票,随便聊一聊许博远。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还不知道他叫许博远。他开着名不见经传的小号,就是游戏里特别不起眼的一个人。有一天,他给我发好友申请,一连发了好多个,我拒绝的速度比不上他发的,只得同意了。


      ——加好友的时候,他和我说,我是蓝桥春雪。怎么说呢,虽然我玩荣耀时间不算短,可一直不混公会,他的名字我确实不知道。我说,我不认识你,他看起来挺生气,可也没计较。


      ——后来我和他打过几次副本,慢慢觉得这个人很稳,心思也细,虽然有时候脾气坏了点。我不知道蓝溪阁的兄弟们是怎么看待他的,反正在我看来,你们的蓝团长就是耳根子软、心也软、脾气大过天,还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一个人。当年蓝雨和霸图抢副本记录,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通关时间上,只有他又是顾及和其他公会的约定,又是顾及自家公会成员的心情,一个网游管理当到这个份上,岂止是管理,简直可以说是保姆。


      ——其实他和很多现在玩游戏的人一样,有点小功利,也有点小虚荣心。想要穿一身漂亮的装备,想要竞技场上多赢对手两局。遇到稀有材料,眼睛比谁都直,跟他讨价还价,还特别小气。可他又和很多人不一样。玩游戏嘛,隔了一个屏幕,谁都不认识谁。我玩了这么多年荣耀,见过无数副本黑装备、骂人刷世界的人,也见过无数最初因为某种情怀入了某个公会,因为抵挡不了其他公会开出的优渥条件,最终跳槽去其他地方的人。这事说出去也不丢人,职业选手还能转会呢,一个公会管理,哪里有那么多的集体荣誉感。我公会曾经挖过他好多次,甚至是如今职业圈里的大神亲自和他讲,可他就是舍不得他那个公会,舍不得跟了他打了好几年副本的人。


      ——哦,说了半天他,还没自我介绍。我曾经也是个职业选手,十八线职业选手,整个职业生涯没上过几次赛场的那种。我不知道这条留言有多少人能看到,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他拉到两张票。就是随便写写,这么难得的一个人,你们都不知道,可惜了。


 


      叶修在冷气十足的训练室敲完这段话,去街对面的小餐馆打包了夜宵,溜溜达达回了房间。蓝河的boss还没推完,不知是不是成员今天心情不佳,叶修瞄了两眼,这发挥配合确实有失水准。


      蓝河喊得嗓子要冒烟,示意某个人给自己倒杯水。后者一条龙服务到家,不但倒了水,还附赠一只剥好了的小龙虾喂嘴里。蓝团长一只虾吞下去,突然就觉得饿了,肚子咕一声,听得某个人没忍住差点笑出来。


      可boss正打到关键时刻,根本无暇让他腾出手来吃东西。小宅男难得拉下面子,眼巴巴看对方一眼。这眼神叶修再熟悉不过了,这人平时嘴硬脾气硬,偶尔会装一下可怜,明知是假的,可自己还真拿他没辙。


      于是一条龙服务的大神踢了踢他的脚,两人默契十足,蓝河火速让出位置,屏幕上蓝桥春雪的一个技能之后已然换了主人。腾出手来剥小龙虾的蓝团长顺便开了公放语音,两个人一个指挥一个控制角色,打本打到关键时刻,也没人留意到蓝桥春雪的动作甚至比方才还干脆漂亮了许多。


      于是英明神武的蓝团长又一次挽救团队于水火。等分配完装备的时候,半盘小龙虾已进了他的肚子。


      叶修说:“你给我留点。”


      蓝河挑了几只大的拨到餐盒边上,其余的继续往自己嘴里塞:


      也就这时候能感受到和大神谈恋爱的好处。


      爽!


 


      原本阴郁的心情被三分之二盘小龙虾和晚上boss不错的掉落治愈得差不多了。蓝河这晚上睡得安稳,又不是比赛,输就输呗。


      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十二点,海选正式结束,六十四强的选手都接到同一条晋级信息,刚准备睡着的蓝团长捧着手机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还坐在电脑前和荣耀女神你侬我侬的大神回过头看他,蓝河举着手机“啊”了三声才说:“我赢了!”不过他很快发现了被刷了好多层回复的匿名留言,看了一行就知道是谁写的,蓝团长怒不可遏:“不是说好的不拉票吗!”


      叶修特别无辜:“你仔细看看,我又没说我是谁。”


 


      这条匿名回复本身其实并没有给蓝河拉到几张票,留言板刷得快,也根本没几个人会看那么长的一段话。可大概是机缘巧合,一个曾经和蓝河打过本的人无意间刷了两页留言看到了,点了个赞,并回复:


      ——蓝溪阁的蓝团长啊,我之前也和他打过本。人挺好的,哈哈,当年冰霜森林还让过我装备。


      于是这短短的一句话成了一条导火索:


      ——我好像也打过,我水也没嫌弃我,声音超好听的小哥哥!


      ——看到楼上回复才特意去听了语音,声音超可爱!


      ——啊啊啊,蓝团长,我当年跟过他的团,虽然现在去其他公会了,不过还是给他比心。


      ——我和你们港,有一次,我们还没开团呢,我就随便说了句,今天推的bossP4总是挂,好惆怅。真的,特别随意地说了一句,大家都在聊天,根本没人注意到我啊好吗,然后,然后!!!我就收到了蓝团长的私聊,啊啊啊,他特意和我打字,写了好多好多注意事项!我真的只是随意抱怨了一句!


      ——楼上我好在意你们最后有没有推过boss233333


      ——没有。冷漠.jpg


      ——心疼你们!


      ——曾经和蓝团打过本的加我一个。当年我什么都不懂,开荒时对牧师的要求又高,一个boss打下来能死一片。当然被队友骂得惨啊,有一次大家散了以后我就在那儿练站位,蓝团长还特意换了个牧师号来和我一起。不过他玩剑客的,当时我什么都不懂,就觉得,我去,团长犀利啊。后来等我玩久了才知道,他那牧师水平也就骗骗萌新了,哈哈哈。


      ——蓝溪阁三团的来打卡,天呐,为什么我们蓝团长人气这么低,他真的人巨好,巨好巨好,不知道楼主是哪位23333要不我也补充几个小故事!


      ——其他公会的路过,不过想听故事


      ——其他游戏的路过,不过想听故事+1


      ……


      留言板上,各种有关选手的拉票信息不断刷新,有的简单明了“安利一发xxx”,有的文采斐然,一段文字起承转合出了曾经某次比赛中的霸气宣言,某场对决时的精彩片段。


      叶修的票数遥遥领先,不少人预测,这就是今年当之无愧的“游戏第一人”。人气大神们都有自己的粉丝团,一个个做视频做图片写宣传稿。许博远的应援视频下面空空如也,唯独一段匿名评论底下跟了越来越多条留言。


      无数零星琐碎与游戏片段,共同丰满着原本只由一段介绍与南方嗓音构筑出来的年轻形象。就好像一副空白画卷,由那匿名的一笔开始,逐渐汇聚出斑斓的色彩,描摹出一个愈发清晰的人。


      好脾气的,有责任心的,也会生气的,偶尔有点傻的。


      和人闹脾气一气之下跑去第十区开荒的,打本遇上可爱妹子卖萌却全然不为所动低情商到极点的。


      六十四强公布的当天,官方之前收集好的新一轮简介同一时刻上线。这个长得说不上多好看,但干净清澈的大男孩又圈了一波粉。于是这段淡如白水的话与无数人记录下的游戏点滴一起,成为他此次晋级路上唯一的应援,让这个普通人以61.3%的优势成功晋级十六强,又以51.1%的微弱优势打进了前八强。


      十六进八的比赛那天,蓝河其实还没有海选时紧张。当初一天十多遍刷新纯粹是因为不想输给绕岸,能过海选已然很满意了,哪里还能奢望前几名。不过这次比赛随机的分配让老冯气得差点吞了半瓶子速效救心丸,喻文州和叶修在本战第一轮遇上,同一时间王杰希败给了黄少天。


      蓝河大概真是运气好,竟然一路过关斩将,然而十六进八的对手是其他游戏的绝对人气玩家,蓝河看到名单之后就觉得自己没戏,也没打算刷网页给自己添堵。


      这场比赛堪称惊心动魄,二十四小时内十七次得票率平手,简直打出了这次活动里最精彩的对决。蓝河为了防止其他人给自己添乱,上小号刷了一天竞技场,晚上才开大号带团,且屏蔽了所有留言。


      叶修看他紧张也没去打扰,只是悠悠然投出了自己的真爱票,而且自问比所有人都投得心安理得。


 


      这天凌晨刚过,蓝河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睡不着。


      叶修看着他乐:“明天休赛,后天晚上才直播八进四的抽签。”


      蓝河点点头,刚想说,好在不是明天八进四,我我我有点慌。


      没想叶修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八强得明天晚上之前再交一份参战宣言,视频版的。”


      于是蓝河更紧张了。


 


      第二天录视频的时候,蓝河特意找了块看不出地点的背景墙,叶修开着手机录像。三伏天的上林苑,即使开了空调,蓝团长也紧张得出了一身薄汗。干净的年轻人穿着印有蓝雨Logo的圆领T恤,脖子里碎头发有点长。光线打过来照得头发毛茸茸的,整个人也跟着毛茸茸的。


      “我、我叫许博远,是一名荣耀的普通玩家。”


      “我玩荣耀时间不长,大概也就四五年吧,一开始就在蓝溪阁,现在也是。”


      “我真的没想到能走到八强,当然,这其中运气的成分很大。不过还是很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那条评论我从头到尾都看过了,除了感谢,也、也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我没大家写得那么好,你们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下一轮比赛除了我之外都是大神。不论对手是谁,我都衷心地祝福他能越走越远。国内的电子竞技虽然发展了这么多年,其实还并没有被整个社会接受,放眼全世界,国外游戏依旧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作为一名普通玩家,我不能像他们一样走出国门,将我们的作品推出去。但我希望荣耀,或者说越来越多的国产游戏能被更多的人认可。”


      “最后算是我的个人请求吧,黄、黄少天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荣耀职业选手,也是我个人非常崇拜的选手之一。于公于私我都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他!谢谢!”


 


      蓝河一段话磕磕绊绊地说完了,叶修从最开始憋笑、到后来欣慰、再到后来神情复杂。小宅男连忙补充:“你看看八强都是谁,你们公会占了三个,剩下霸图、蓝雨、轮回,我说请支持我那也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不如给偶像拉票。”


      叶修不乐意:“那你怎么不说给我拉票?”


      蓝团长只哼哼不说话,心想,虽然不太想承认,可偶像pk对象,估计还是对象胜算高。


 


      这一年的八强赛,在H市迎来十二年历史最高温的时候拉开序幕。


      蓝河第一战随机到了轮回的枪王,输得心服口服。


      不少玩家为这位普通玩家惋惜,但更多人为之喝彩。一个没有依靠颜值、声音、粉丝力量或者华丽宣传而一路走到八强的选手,他一路只有五年来荣耀大陆上发生过的零星片段伴其左右。大概正是这份对游戏最纯真的热爱,让他的故事显得无比动人。


      黄少天进四强的那天,叶修问自家媳妇儿:


      “蓝啊,你的票到底投给谁了?”


      蓝团长正在留言板上和一众黄少天粉丝疯狂呐喊,听到这话随口说:“我偶像啊。”


      叶修又问:“那真爱票呢?”


      蓝河想也没想:“还是我偶像啊。”


      叶修心里有点酸,继续问:“那我呢?”


      蓝河打字的手指缓了缓,回头看他:“你是真爱啊。”


      叶修无情指出:“真爱就没票了?”


      小宅男想了想,难得主动扑上去,对着脑门亲一口:


      “有,这不给你补上了。”


 


      这次活动的爆点在两天后引燃,几十万人的在线人数,共同见证了一个个不断刷新的记录。


      蓝河虽然有些小小的遗憾,但总归还是心满意足。


 


      某人那天难得睡着得早,蓝团长在凌晨躺被窝里刷手机。


      蓝河想,这大概是今年刷新闻刷得最洋洋得意的一次,因为各大门户清一色同一内容:


      叶修,当之无愧的中国游戏第一人。


 


 


      -Fin.-




      真·鸡血产物,写完只匆匆扫了一遍,有bug明天再改


      本来期待河河能随即到偶像or对象,现在看来只能这么写了23333


      老叶请务必争气,第一第一,疯狂打call!

评论

热度(1023)